第九十九章第1/2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快速报错

  清晨,破晓。

  陆延乔一早还躺在豪华大床上熟睡,突然急促的敲门声吵醒了他。

  醒来后,敲门声依旧不断,他低声咒骂了句,起身去开门。

  一开门,一张白纸直直伸到他眼前,“我们是公安局刑侦支队,陆延乔是吗?请和我们走一趟”

  不容分说,不容置疑,不容反抗,一路上陆延乔都沉默,只撂下一句“把我律师叫来”便抿紧嘴唇,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

  到了局里,不由别人说,自觉下了车。

  还一把甩开旁边一个实习警员伸过来的手,“别踏马的碰我!脏手拿开!”

  一个刚警校毕业的实习生哪受过这种憋屈。被教官训,被前辈训就罢了,一个极大可能是嫌疑人的人也来吼他。

  气不打一处来,怼了回去,“谁他妈能有你脏。”

  陆延乔置若罔闻,自顾自往里面走,直接走到了接待室里大摇大摆坐下。

  无论谁去,都一副爱搭不理的9样子。

  最后,还是寻风走进去。说实话,他见到陆延乔以后,极度克制忍耐才没有冲上去打他。

  只是看着他那副嘴脸,那看他好戏的眼神,寻风只觉得一阵讽刺,恶心。

  “呦,我看看这谁啊?”陆延乔仰靠在椅背上,眯起眼睛上下打量寻风,嘴角扯起一抹嘲讽的笑。

  寻风知道他心里想什么,他可能还以为自己什么都不知情。但寻风装不知情。

  “陆延乔,摆正你的身份,你是被传讯的,该坐在哪里,需要别人教你么?”寻风说话轻飘飘,好像没有杀伤力,却足够让陆延乔抓狂,面对自己近似于抓狂的表现,他的云淡风轻总显得在他之上。

  陆延乔收起了嬉皮笑脸,起来往外走,路过寻风,轻轻“嗤”了一声,寻风知道他在笑什么,心里一紧,不管他。

  坐在问询室里,陆延乔表面看端正了许多,其实并没有什么变化。依旧问东答西,不肯正面应对。

  不一会儿他的律师赶来,是z室有名的“贵人律师”张海。

  为什么这么叫呢?因为他从来都是只看钱不看义。如果说所有律师职业生涯里总会有一些案子是违背良心的,那么这个律师就是,没有一个案子是没有违背良心的。只要给足了钱,再穷凶恶极的杀人犯,都能让他描绘成被逼迫犯罪的善良小白羊……

  因为之前的一些案子,寻风他们和这个人打过交道,但一致都对他敬而远之。

  倒不是因为偏见歧视,只是道不同,始终不相为谋。

  陆延乔这件事,全程赵局长在旁边指导监视。也是他的命令,同意陆延乔和律师见面。

  现在他还不算是嫌疑人,只不过比较可疑,所以原则上,律师现在并不会发生什么大作用,但是如果这个律师知道一些陆延乔其他的动作,不得不说是意外收获了。

  “韩斌”

  “唉,局长您说。”

  “这几天你盯着这个律师。”

  “明白。”

  短暂的见面之后,律师退出。寻风不想去审讯,就借口有事。让张子奇他们进去了,他只在外边观看。

  这次陆延乔可能是听了律师的一些建议,不再兜圈子,有问必答。

  但是他回答的是真是假,谁也不知道,反正谁也不信他。

  当问到“为什么你手下的人要去傅成远的别墅里拿东西,而且在被发现之后毁坏了证据”

  寻风注意到陆延乔难以察觉地僵了一下。

  他笑笑,正要开口,张子奇便抢了他的话,“别瞎扯,你说的话我们都有记录的,现在明确的告诉你我们怀疑你和毒品走私有关,后果多严重不也说你也明白,想清楚了再说。”

  陆延乔嘴煽动了几下,闭了口。

  沉思了几秒,平静地说,“我公司里三千多人,每个人叫什么做什么甚至长什么样我都不清楚,就因为他是我公司的人,所以我必须知情?”

  这样子说,仿佛是对的,可他是陆延乔,若信他才有鬼!

  ……

  整个询问结束,依旧没有问到有用的东西。

 圈子,有问必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段进行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