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怀疑。信仰。月光。第1/4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快速报错

  所有的人都是你内心人格的显现。

  所有的副本都是你曾写过的故事。

  这两句话不断地盘旋在虞良的脑海之中,让他忍不住皱起眉头。

  为什么这个备忘录会对他的情况这么清楚?

  这真的是失去记忆前的他留下来的?

  如果是真正的虞良留给自己的,那么到底想要做什么?

  想要让他彻底从梦中醒过来?

  虞良本能地不相信这些事情,但这备忘录里说的事情又无一不命中他此刻的现实。

  其实兔子游戏结束后他就有思考过这个问题。

  如果真的只在梦境中度过了五分钟,那么他是在什么时间段和许辞兮相见的?

  他可以做到完成任务就回到现实,那许辞兮呢?

  许辞兮需要从忘城回来,哪能那么容易那么快就回到海城,以至于当晚就被李花朝抓到自己家来?

  五分钟是一场梦的时间,但究竟是他梦见了兔形神,还是兔形神梦见了他?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有无法用逻辑解释清楚的地方。

  而当时回到家的他仅仅是单纯地将这些不对劲的地方归结到四维部分上,然后便不再多想。

  更让虞良感到有些迷惘的是

  他真的想不起来自己的第一本书究竟写过什么了。

  只记得那是一本悬疑灵异题材的短篇集,集合了他在高中时期所有的空想。

  可能写过

  动物园?

  囚镜?

  兔子游戏?

  微笑月亮?

  虞良拼命地去回想,但翻开记忆里那本书的目录之后却只能看见动物园囚镜兔子游戏这些篇章。

  就是他现在经历的这些事情。

  而他所见到的所有人,似乎都是他某种人格的映射,是他脑海中生成的角色。

  就像是

  很多年前的下午,他落笔写下第一个字那样。

  先定制一个世界观,然后生成主要角色的性格设定,最后让所有的角色登上舞台展开剧情。

  创设。

  纳墟。

  宇宙。

  作家就是这样一个职业。

  在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完全符合他自己的逻辑,即便有不合理的地方也会被他下意识地忽视,又或者是以某种奇特的方式强行抹消。

  虞良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昏沉,他想要找到一个足以击破这个谎言的致命漏洞,但不知为何根本找不到。

  相反,他的眼前出现了囚镜副本时的那个“现实虞良”的家。

  “现实虞良”?

  不,那就是十八岁的真实的他自己,一个在灰暗日子里逐渐变得偏执疯狂的家伙。

  阴郁沉默,成绩中游,极不合群。

  一方面看不见向上的希望,一方面又拥有惊人的才华,但那才华也只有他随手记录灵感的笔记本知道。

  再后来

  第一本书的诡谲奇异让他获得前所未有的成功,与此同时也让他失去那种疯狂执拗的灵感,此后的书便一蹶不振,再无起色。

  虞良的的视线重新凝聚在手机的备忘录上,在一片空白的文档之中,黑色的文字缓慢浮现。

  曾经看见过光明的你再也接受不了重新堕入黑暗的自己,偏执的创作欲望最终将你吞噬。

  所以你疯了。

  你逃进了自己编织   阴郁沉默,成绩中游,极不合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段进行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