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镇压佛器,天命龙珠,王朝争霸,民意为上!【两万字】第1/4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快速报错

  最新网址:www.xs.l</p>天穹上,炽烈的光芒绽放而出。

  佛光天幕坠下。

  是两件佛器坠下。

  佛门无数高僧瞪大了眼睛,他们望着这一切,更是肉疼不已啊。

  这本应该是他们佛门的法器,现在被顾锦年直接拿走。

  一件宝瓶。

  一件宝葫。

  “羊脂宝瓶,五色葫芦。”

  有人认出这是什么东西,忍不住惊叫起来。

  佛门九大佛器。

  金刚降魔杵、菩提念珠、八宝佛钟,羊脂宝瓶、五色葫芦等等器物。

  当世能看到的只有三件佛器。

  顾锦年新增了两件。

  羊脂宝瓶与五色葫芦环绕在顾锦年周身。

  一瞬间,顾锦年明白这两样东西有什么能力。

  羊脂宝瓶乃是佛门至宝,瓶内蕴养深蓝海水,一滴重万斤,深蓝海水乃是众生信念凝聚而成。

  顾锦年手握羊脂宝瓶,滚滚不断的信念之力,加持在其中,这是佛门气运。

  很快宝瓶装满接近三分之一,其重量宛若一座大山,若是催动这件法器,威力极其可怕。

  不过顾锦年感觉得到,所有的法器,得被限制住了。

  封禁。

  无论是儒道圣器,还是佛门至高器,它们虽然拥有极强的威力,但无法彻底释放出来,这很奇怪,并不是完全与境界有关系。

  “天命!”

  想了一会,顾锦年察觉到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需要天命开启之后,这些法宝才会彻底爆发属于它们的威能,而现在想要激活这些法宝的能力,就需要极大的代价。

  就好比这件佛器,就算是让涅槃境修士使用,只怕也不能发挥出完全的能力。

  除非这个涅槃境修士不惜一切代价,放手一搏。

  所以并非是实力境界问题,而是天地之间的问题,等待着天命,所有人都在等待天命。

  越是如此,顾锦年越是好奇,天命到底是什么!

  天命时代又到底能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

  收回心神,顾锦年将羊脂宝瓶纳入体内,同时将目光看向五色葫芦。

  这五色葫芦更加了不得,可释放出五色神光,孕育肉身,返璞归真,提升资质。

  这可是不得了的宝物啊,不仅仅是针对人,针对万物都有作用,以信仰之力和功德为主。

  这东西很不错,其他的不说,未来可以进化良田谷道,外加上战马牛羊。

  顾锦年的思路很精准,对修士来说,他们第一时间会用五色神光提升自己的资质,亦或者改善后人的体质。

  但对顾锦年来说,这东西用在农作物,牛羊,良田等等东西身上。

  这才是好事。

  不过不如同羊脂宝瓶,五色葫芦可以直接用,但等到天命开启之后,效果才是最好的。

  先不管这些东西到底威能如何,也不在乎这些东西好与不好,反正都要等到天命开启,既然如此的话,那就先占据再说。

  等天命开启之后,一个一个利用起来。

  两件无上佛器纳入体内后。

  终于,一道声音响起了。

  “阿弥陀佛。”

  “顾施主,今日之事,终究是一场误会,是天下苍生都不愿意见到的误会,大夏有过错,佛门更有过错。”

  “如今顾施主该报的仇也已经报了,佛门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

  “我佛门气运,也被顾施主取走一斗,这两件无上佛器,还望顾施主高抬贵手,归还于我佛门。”

  “佛门立誓,未来千年,都不会插手大夏之事,并且佛门可以金银粮食等等物资,与大夏王朝换取这两件佛器。”

  “甚至佛门愿意以八宝金莲与顾施主交易,不知顾施主意下如何?”

  就在此时,大宝琉璃寺中,传来一道声音。

  无人知晓这是谁的声音。

  但所有人都沉默了。

  原因无他,虽然天下人都知道佛门有些无耻也有些不要脸,但真没想到的是,佛门竟然如此无耻。

  不,不,这已经不是无耻了,这是恶心人吧?

  顾锦年灭佛,也不是说见僧人就杀,人家也说了,只要你还俗,老老实实一点,听从规矩,人家不杀你啊。

  但你冥顽不灵,换做任何一个王朝,看看扶罗王朝,看看大金王朝,真要换一个将士过来,杀的血流成河。

  管你还俗不还俗。

  所以顾锦年终究是读书人,还是有一定仁慈在的。

  回过头你们佛门设下天罗地网,佛陀真身都折腾出来了,打了六击,人家顾锦年也没有啰嗦什么吧?

  优势在顾锦年身上,你们就一直议和,议和就议和,还非要搞一些有的没的,好像没错一样。

  求和就要有求和的姿态啊,佛门是半点姿态都没有。

  这些都算了。

  现在顾锦年诵念佛祖真经出来,说实话也算是给你们佛门增加了一定的气运,分走了一斗,合情合理。

  得到上苍恩赐,两件无上佛器,完全是靠自己的本事,没有去抢夺佛门无上器。

  现在佛门不学乖,反而还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当真是把不要脸发挥到了淋漓尽致啊。

  很显然,佛门就是冲这一点,冲着顾锦年已经诵念完了真佛古经,然后觉得顾锦年不行了,所以出面恶心一手。

  说实话,别说顾锦年了,各大势力都觉得佛门有些不要脸了。

  “给你们?”

  “好!”

  “我会带着这些佛器,去西漠的,到时候希望你们敢接。”

  顾锦年出声,他负手而立,淡淡出声。

  不远处,东方剑圣看着顾锦年,眼神当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

  “这小子也适合练剑啊。”

  东方剑圣心中自言自语道。

  只是,当顾锦年的声音响起,佛门当中,传来一道阿弥陀佛之声。

  刹那间,大宝琉璃寺爆发出恐怖的佛光,直接照射到这片天地。

  金刚降魔杵,菩提念珠,还有八宝佛钟,在这一刻似乎受到了感应,疯狂震颤,要往西漠飞去。

  这很突然。

  众人彻底明白了,佛门故意说出这话,就是为了吸引顾锦年的目光,然后强行将这三件无上佛器召唤回去。

  他们不是真的要羊脂宝瓶以及五色葫芦。

  得知是这个原因,各大势力也算是松了口气,他们是真的怕,怕佛门想要染指顾锦年的法宝。

  不是说太贪心了,而是脑子有问题,处于劣势,居然还敢说这种话,就证明脑子有问题,这以后还怎么合作?

  得知佛门是这个伎俩后,众人反而是认可。

  毕竟证明,佛门脑子没有问题,只是想要用这种方式吸引大家的注意力,然后将无上佛器召回。

  可三大佛器震动之时,顾锦年的声音不由响起。

  “既然来了,还想走吗?”

  顾锦年冷冷开口。

  他早就做好了准备,这三件佛器最起码也要留一件下来吧。

  轰。

  菩提古树在他身后浮现,佛光普照,金刚降魔杵朝着天穹飞去,这件佛器回到了西漠境内。

  然而八宝佛钟和菩提古树被顾锦年的佛法压制住。

  佛印在这一刻,浮现在额头。

  嗡嗡嗡!

  嗡嗡嗡!

  八宝佛钟和菩提念珠疯狂震颤着,他们被大宝琉璃寺召唤,要回到西漠,可面对顾锦年的压制,这两件佛器又不能动弹。

  “顾施主,差不多就算了吧,佛门已经付出了该有的代价,这三件佛器乃是我西漠佛门立身之宝,你若是抢走,佛门将不惜一切代价,与大夏王朝宣战。”

  此时此刻,大宝琉璃寺内,那道声音继续响起,带着冷意。

  佛门虽然不是王朝,但也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势力,如此庞大的势力,若是聚集起来,与大夏王朝宣战的话,的确很恐怖。

  佛门整体的实力,不弱于扶罗王朝,甚至不弱于大金王朝。

  毕竟佛门弟子太多了,而且如若佛门真要与大夏王朝一战,扶罗王朝与大金王朝肯定是求之不得的。

  现在东荒境内,大夏王朝的势头是越来越好,其他两大王朝虽然也是往好的方向去发展,但问题是比不过大夏王朝啊。

  就说最近一年,大夏王朝的发展势头,远超他们快十倍。

  如果再这样让大夏王朝发展下去,东荒境迟早有一天要被大夏王朝占据。

  这才是他们在乎的地方。

  所以佛门说这话的时候,大金皇室和扶罗皇室很期待,虽然他们知道,这根本就打不起来,但一切都说不定。

  万一真打起来了呢?

  “我诵出佛祖真经,获佛门一斗气运,为佛门气运者,为何不能掌握更多的佛器?谁说了这些佛器就是你们佛门的?”

  “向大夏王朝开战?尔等拿什么开战?”

  顾锦年冷笑不已,他继续压制着这两件佛器。

  但不得不说的是,八宝佛钟和菩提念珠,受到佛门供养,已经产生了认主,所以即便是顾锦年压制,也很难控制。

  轰!

  八宝佛钟飞天而起,朝着西漠飞去。

  眼下还差最后的菩提念珠了。

  “以我十二宏愿,压制佛器。”

  顾锦年出声,十二宏愿伟力出现,立刻压制着菩提念珠。

  恐怖的力量压制,菩提念珠无法动弹了。

  而佛门上下,一个个难受无比,三件佛器,一件都不能少,如今菩提念珠被顾锦年压制着,这让他们感受到极大的危机。

  “佛门众僧听令,诵念佛经,迎接佛器归来。”

  宏伟之声响起,自大宝琉璃寺的声音,扩散整个西漠,一时之间,无数僧人诵念经文,恐怖的经文汇聚如海,召唤着菩提念珠。

  一时之间,菩提念珠震颤不已,似乎下一刻就要飞走。

  面对这样的情况,顾锦年不由深吸一口气。

  “掌中佛国。”

  关键时刻,顾锦年伸出手来,刹那间掌中佛国出现,无数无量佛国出现,直接将菩提念珠掌控。

  药师佛真身在掌中佛国内出现,直接将菩提念珠镇压。

  佛法浩然,无穷伟力加持在菩提念珠身上,一缕缕信仰之力自菩提念珠身上脱离,这些都是佛门这些年的信仰之力。

  就是因为这些信仰之力,佛门才有办法完美掌控菩提念珠。

  现在被药师佛真身洗涤,导致佛门对菩提念珠的掌控越来越少了。

  大宝琉璃寺,有僧人察觉到了问题。

  当下急促的声音响起。

  “顾施主,差不多了,不能再继续了。”

  “这三件佛器,乃是我佛门立教之本,倘若顾施主强行掠夺,会遭佛门反噬,顾施主,这件事情佛门固然有错,但也受到了应有惩罚。”

  “若你这样做,只会让佛门与大夏发生不可避免之冲突,还希望顾施主能够理智。”

  声音响起,显得无比急促。

  佛门与大夏王朝打还是不打,这个问题是后面的问题,现在的问题就是,把三件无上佛器抢回来,拿回来,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如若损失菩提念珠的话,佛门实力真就大大下降。

  那个时候,说什么都没用了,就算与大夏王朝打起来又能如何?少了一件无上佛器,肯定吃大亏啊。

  “那倒要看看,佛门会为了一件无上佛器与大夏宣战吗?”

  顾锦年淡淡出声。

  他可不怕这种吓唬人的话,先不说其他的,天命之争即将开始,儒道被斩了一刀,自己虽然拿走了佛门一斗气运,但又不是斩掉了佛门一斗气运。

  对佛门来说没有太大影响,无非是自己拥有了一斗气运罢了。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佛门有什么理由与大夏王朝宣战?

  一件无上佛器?

  这可能吗?

  答案是不可能的,如果天命之争开始,佛门更加不敢轻举妄动,所有势力其实都在忍,都在准备,就等待着天命开启。

  所以佛门现在说的话,纯粹就是在吓唬人。

  但,有一点可以知道的是,佛门的确很强大,真惹急了,对大夏王朝来说的的确确没有好结果。

  自己一时之怒,说实话想怎么来就怎么来,这个无所谓。

  毕竟这是个人问题。

  但如若牵扯到整个大夏王朝,就需要三思而行了。

  之前叫喊两句,倒也不是面子,而是气势上不能输,真正的博弈,也绝对不可能这么简单。

  这个道理,顾锦年从小就知道。

  面对顾锦年的回应,佛门上下是彻底沉默。

  然而,就在这一刻,一束冲天的佛光遮天盖地,是一道身影,耸立在大宝琉璃寺上空。

  这是惠绝佛陀。

  佛门两大佛陀之一。

  他的气息,极其恐怖,是六境大圆满的强者,也是佛门最强战力之一。

  此时此刻,惠绝佛陀手握金刚降魔杵,头顶之上,悬着八宝佛钟。

  铛。

  钟声响起,万里震颤。

  “顾施主,将菩提念珠还回吧。”

  他淡淡出声,没有太激烈,但这句话却带着一种不容反对的感觉。

  “若本侯就不给呢?”

  顾锦年也腾飞二而起,菩提古树在他身后,撑开一片佛国世界,他的脚下,他立身在仙王玉辇当中,羊脂宝瓶在他头顶。

  五色葫芦伴随周身,圣尺与古今册环绕于身,二十四重圆光更是映照大光明。

  他态度明确,不给就是不给。

  “若不给。”

  “老衲将前往大夏王朝,以佛法辩论,击溃儒道,夺大夏国运。”

  惠绝佛陀的声音响起。

  到了这一步,佛门心里也清楚的知道,顾锦年是不会将菩提念珠归还的,但让佛门沉默不语,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们必须要做出应当有的姿态。

  这不是面子不面子的问题,而是上升到了一种教派之争。

  佛门可以舍弃一件无上佛器,但绝对不能这样不了了之。

  “佛法辩论?”

  “又想进我大夏王朝?”

  “尔等不用来了。”

  “待稷下学宫结束后,本侯会亲临西漠佛门,辩论佛法,击溃一切伪佛。”

  “到时见寺灭寺,见僧斩业。”

  顾锦年听到这话,直接不由冷笑了,什么佛法辩论?无非就是想要换一种方式进入大夏王朝。

  但辩法这种事情,十分尖锐,你不让他们过来辩法,他们直接说你心虚了,害怕了,而且这涉及到儒教,道教,还有佛门的辩法。

  这种事情,无法禁止,对方很聪明,一计不成再生一计。

  可顾锦年又不是傻子?

  想来就来吗?

  想过来辩法就可以过来辩法吗?

  待稷下学宫结束之后。

  他将亲自去西漠佛国,以佛法辩论,击溃西漠佛国一切自信。

  自受功德洗礼,顾锦年脑海当中所有的经文全部记起来了。

  心经、金刚经、无量寿经、圆觉经、楞严经、梵网经、六祖坛经、解深密经、维摩诘经、楞伽经。

  十大佛门经文,顾锦年不信辩不过这些伪佛。

  他做好了准备。

  天命不是即将开始吗?

  无论是一年后,还是三年后,再次之前,他要狠狠压制佛门一头。

  痛击佛门。

  灭佛门,可能有些夸大,但压制佛门,并不算什么夸张的事情。

  差不多一个月后,稷下学宫就要开始了,也就是说,不出意外的话,两三个月后也就差不多了。

  听到顾锦年如此出声。

  佛门在这一刻还真的沉默了。

  倒不是害怕。

  而是权衡。

  顾锦年来佛门?这可是一件好事啊,西漠佛门是他们的地盘。

  说句不好听的话,顾锦年纵然有真佛古经,但说句不太好听的话,能有多少?

  真佛古经又不是千古文章,你张口就能说出来。

  佛门当中可是有不少辩法大师,他们虽然修为不行,可在辩法之上,拥有极深的造诣,每次佛门大会,都是由他们出来讲解。

  连两位佛陀都比不过这些人,甚至上行真佛也比不过他们。

  这帮人天生为了辩法而生的。

  这辩法也不是小事,不是说一群人见个面,然后阐述双方的道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段进行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