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半圣镇妖,洪灾愈烈第1/4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快速报错

  最新网址:www.xs.l</p>大夏皇宫。

  大殿之内。

  文武百官聚集,神色一个比一个凝重。

  最坏的事情发生了。

  江宁郡主要水道通路全部被毁,除了之前预警送去的粮草外,其余粮草想要运输入内,就有些困难。

  朝廷之前设想的所有计划,全部泡汤。

  主道被毁,大军根本不可能运输粮草。

  大殿内,永盛大帝神色沉默。

  殿内也静到落针可闻。

  也就在此时,永盛大帝的声音响起。

  “江宁郡主道被毁,诸位爱卿可有良策?”

  他出声,询问众臣。

  只是,百官沉默,一时之间让他们想出万全之策,这几乎不可能。

  但过了一会,兵部尚书还是站出来了。

  “陛下。”

  “臣认为,江宁郡主道被毁,实属蹊跷,需严查到底。”

  他开口,道出这件事情。

  只是话音落下,永盛大帝摇了摇头。

  “朕现在不关心此事。”

  “朕现在就想知道,该如何将粮草运输至江宁郡内。”

  有人在背后搞事,这点永盛大帝岂能不知?可知道又能如何?

  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就是要降低影响,解决麻烦,而不是在这里纠结谁在背后搞事。

  听到这话,兵部尚书很识趣的退后。

  打仗他没啥问题,让自己思考民生之事,他暂时想不出来。

  大殿又安静了一会。

  很快,吏部尚书胡庸开口了。

  “陛下。”

  “主道被毁,大军无法运输粮食,臣建议启动大夏飞舟运输粮草。”

  胡庸出声,提出这个方案。

  只是声音响起,户部尚书何言立刻制止。

  “不可。”

  “飞舟之物,乃是我大夏国器,每次启用需大量灵晶,动用王朝重器,运输粮食,不符常理,运输万担粮食,所需成本不止十万。”

  “再者,此物动用,运至江宁郡中,先不说停放之处,倘若有贼子破坏龙舟。”

  “岂不是惹来泼天大祸?”

  何言开口。

  他直接否决。

  原因就两個,一个是运输成本太大,让人去运输粮食,一百担粮食可以送到十担,算上江宁郡地势险峻,以及有洪灾影响,送到五担完全没问题。

  可如果利用大夏龙舟去运输,那就是十倍耗损,而且还存在很多其他因素。

  龙舟,是大夏王朝的国器,唯有王朝才能打造出龙舟出来。

  一艘龙舟,可装两万人,并且日行万里。

  大夏王朝只有十三艘龙舟,关键时刻这十三艘龙舟,可调遣二十六万铁骑征战,横推一切。

  是国之重器。

  打造一艘龙舟是天文数字,而且龙舟运行则需要极为珍贵的灵晶,这东西不是货币,而是稀有矿物,只能在地下挖掘,极其难得。

  说难听点,这玩意用一次少一次。

  所以动用龙舟赈灾,成本太大,也担心有人损坏龙舟。

  户部尚书这番言论,倒也没错。

  只是听起来令人不舒服。

  “何尚书,若按照您的意思,是否是说钱比人贵?”

  “动用龙舟,消耗巨大,我能理解,可江宁郡百姓难道就不管不顾吗?”

  新的声音响起。

  是一位儒臣。

  大夏王朝有三种官员,一种是文官,就是六部等等,一种是御史,专门举荐,还有一种就是儒臣。

  儒臣没有任何权力,但他们可以上达天听,那个大臣说的话不行,他们就可以说出自己的意见。

  那个大臣有问题,他们也可以说出自己的意见。

  甚至皇帝有问题,他们也可以直言不讳。

  但必须要大臣或者皇帝做了某件事情,他们才可以说,私生活上面就轮不到儒臣来管。

  而是御史弹劾。

  相当于是分化了御史的权力,主要原因还是御史有时候也怕得罪人。

  直言不讳的御史不是没有,可往往下场很惨,毕竟你天天弹劾这个弹劾那个,有一天你弹劾到皇帝了,那你基本上可以回家了。

  你一回来,其他人会不会选择报复你呢?答案显而易见。

  儒臣就不一样,他们是读书人,桃李满天下,有时候即便是说错话,或者是把人得罪死了,罢官回家继续教书不就得了。

  敢动这帮人?文人清流一脉不把你祖宗十八代怼一遍算伱赢。

  听着儒臣所言。

  何言面不改色道。

  “百姓自然重要。”

  “但吏部尚书所言,不切实际。”

  何言开口,依旧坚定自己的想法。

  为啥?

  因为他是户部尚书啊,国库在他手中,有多少银子他心里清楚,什么钱该花什么钱不该花,他心里也清楚。

  赈灾救民是大事,这没话可说,之前拨款一分没少。

  可现在要用十倍以上的代价去赈灾,国库吃的消吗?

  往后遇到事,没有银子咋办?

  到时候来一句,国库怎么没银子啊?去哪里了啊?

  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

  反正他不同意。

  “好了。”

  此时,永盛大帝开口,他制止事态争吵下去。

  身为帝王,他也明白户部的难处。

  但眼下的局势很简单,要么自己开口定下主意,要么只能想想办法,找出一个大家都认可的解决方案。

  “周爱卿有何见解?”

  永盛大帝将难题丢给宰相。

  而后者缓缓走出。

  “陛下。”

  “臣认为,吏部尚书所言无错。”

  “可以调动龙舟,运输粮食。”

  “不过,户部尚书所言也无错。”

  “成本太大,国库难以承受,但可以中和一二,派出三艘龙舟,前往江宁郡,一来可以减少部分压力。”

  “二来也是告诉江宁百姓,朝廷绝不会坐视不管,稳定民心。”

  “三来也是为朝廷争取时间,想出更好办法。”

  “至于朝廷派的将领们,可分出一部分,从小道行走,能送一点粮草就送一点粮草,至少能让百姓看到希望。”

  “绝大部分将士加快速度,修缮主道。”

  “同时陛下也可拟旨一道,让江宁郡内,所有商贩低价卖米,其中差价回头又朝廷负责。”

  “并且若是在洪灾内慷慨解囊者,再由礼部定制牌匾,大力褒奖,一举三得。”

  “不知陛下觉得可否?”

  周善开口。

  他思路捋的很清楚,龙舟必须要调遣,但不用调遣太多,三艘就够了,调遣这个就是为了稳定民心。

  再让将士抄小道运输,虽然不多,可源源不断有粮食进来,更加能稳定民心。

  至于最后的商贩褒奖,也是一种手段。

  不得不说,宰相就是宰相。

  满朝文武皆然点了点头,同意这个说法,当然非要说的话,这并不是最好的办法。

  可眼下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建议了。

  “陛下,臣同意周相所言。”

  “陛下,臣也同意周相所言。”

  “陛下,臣等皆然同意周相所言。”

  一时之间,满朝文武纷纷开口,都认为这个办法好。

  而永盛大帝也稍稍沉思一番后,答应了下来。

  “好。”

  “周爱卿拟旨即可。”

  “不过,还是要时刻关注江宁郡,倘若再出变故,所有龙舟都做好应急准备。”

  “钱财耗费再大,朕也不可能不顾百姓安危,必要时刻,全面进入国战阶段,封锁一切,防恐乱事,以救灾为主。”

  大殿上。

  永盛大帝虽然同意这个主意。

  可他也有自己的想法。

  只要再发生任何变故,不惜一切代价都要稳住江宁郡百姓安危,钱财也罢,人力也好,大不了直接进入战争状态,绝不可能做白白牺牲。

  此言一说。

  满朝文武神色皆然一变。

  因为这是一个讯号,皇帝一定要救灾,不管这件事情背后到底有没有阴谋,救灾放在第一位。

  哪怕把国库耗空,也要赈灾救民。

  而潜意思就是,如果此事的确是天灾,那没办法,自认倒霉。

  可要是这件事情背后存在着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所有牵扯之人,全部人头落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下一刻,洪亮无比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深深一拜。

  而永盛大帝也起身离开,退朝回殿。

  回殿路上,一旁的刘言开口。

  “陛下,文景先生已经在养心殿静候了。”

  刘言出声,告知永盛大帝。

  “好。”

  永盛大帝回了一字,而后步伐加快。

  片刻时间,便来到了养心殿内。

  “文景先生。”

  踏入养心殿,永盛大帝直接开口,对于这位准半圣,他语气也十分温和。

  “臣苏文景,见过陛下。”

 &em/>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段进行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