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3章第1/2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快速报错

在场的玩家见渺渺空弦音目露冷光,身上迸发出强悍的威压和杀意,周围环境的变化越来越明显,温度猛降,不由得脊背一寒,脸上的神情惊惧复杂。



  还有些能在渺渺空弦音释放威压下勉强能移动,不怕死地走近擂台,眼神稍好一点的玩家发现,渺渺空弦音的手指上还覆着如蝉翼般的透明冰晶,再看看被她掐着脖子的温言脉脉,一张如花似玉的脸上不只是被打得红肿高高鼓起,被冰晶划破的斑驳伤痕鲜血淋漓,不由向后退去,觉得凑热闹还是没必要把命给搭上去,和擂台保持着安全距离。



  这样下去,秋落倾城雪轻则毁容,重则被渺渺空弦音活活掐死!真是太残忍了!大部分的女玩家已经惊恐害怕地发出尖叫,捂着唇躲到一旁,而男玩家也隐隐觉得不忍,不禁在心里暗道,果然,在这游戏里得罪谁都不要得罪渺渺空弦音啊......



  不过,渺渺空弦音和秋落倾城雪间的过往,随便在花渡里找一个玩家出来都能说出来几件,毕竟秋落倾城雪当初可是和宁如轻尘联手将渺渺空弦音给轮白了啊,那可是轮白啊,渺渺空弦音下手这么狠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



  天边隐有雷电作响,风云变色,杀气值在以极快的速度迅速积累,至于理由,只要往擂台上看看就知道了。



  无数双眼睛都集中在了擂台上,然而站在她们面前的白衣男子,自打渺渺空弦音动手开始,一点动作都没有。



  旋律深邃的目光凝在渺渺空弦音身上。



  就凭他知道的那些,其实并不奇怪渺渺空弦音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他也不打算管,他在“秋落倾城雪”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而只要“秋落倾城雪”还是温言脉脉,不管他是出手还是不出手,温言脉脉都会觉得那不过是因为他对“秋落倾城雪”的正常态度。



  最重要的原因却不止如此,重要的是,旋律不想让无忧误会他和“秋落倾城雪”间的关系。



  旋律手中的碧音伞还没有完全收回去,轻轻转动了一下手里的伞柄,脑海里浮现的却是四天前白衣女子执伞在樱花里徜徉如梦如梦般的一幕:“渺渺空弦音,你会不会做得过分了一点?”



  “我就是这么过分,再说,比起你,这都算轻的了!”渺渺空弦音本来心里就窝火,没想到旋律还好意思说她过分,越发觉得荒唐。



  渺渺空弦音只是在和旋律说话,但是内力深厚,足以让在场的玩家听得清清楚楚,大气都不敢出,面面相觑,渺渺空弦音和旋律也有私人恩怨?



  渺渺空弦音这样说着,掐着温言脉脉脖子的手上力道再加大,一扬手,“啪!”,眼泪和鲜血混杂着,糊花了温言脉脉的整张脸,到现在,温言脉脉已经感觉不到痛觉了,只剩下火辣辣,眼前一片漆黑,只是一个呼吸的功夫,竟是再也支撑不住地晕了过去。



  温言脉脉的血量被渺渺空弦音压到5%以下,现在的温言脉脉是晕死状态,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其他玩家帮忙回血,系统便会自动以每分,再说,比起你,这都算轻的了!”渺渺空弦音本来心里就窝火,没想到旋律还好意思说她过分,越发觉得荒唐。



  渺渺空弦音只是在和旋律说话,但是内力深厚,足以让在场的玩家听得清清楚楚,大气都不敢出,面面相觑,渺渺空弦音和旋律也有私人恩怨?



  渺渺空弦音这样说着,掐着温言脉脉脖子的手上力道再加大,一扬手,“啪!”,眼泪和鲜血混杂着,糊花了温言脉脉的整张脸,到现在,温言脉脉已经感觉不到痛觉了,只剩下火辣辣,眼前一片漆黑,只是一个呼吸的功夫,竟是再也支撑不住地晕了过去。



  温言脉脉的血量被渺渺空弦音压到5%以下,现在的温言脉脉是晕死状态,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其他玩家帮忙回血,系统便会自动以每秒钟200点血的速度倒扣,而在血量被扣光死亡前,在此前,温言脉脉是任渺渺空弦音宰割的状态。



  旋律:“.......”



  渺渺空弦音定定地看了一会温言脉脉那张已经几乎分不清原本面貌的脸,不辨喜怒的目光一转便落到了旋律的身上,他在背地里不择手段,却还想在世界上维持着光明磊落的形象,这世界上根本没有那么便宜的事!



  渺渺空弦音冷笑:“怎么?既然你手上的断骨针是她给的,她难道没有告诉过你,她能内测轮白我,能在比武台上偷袭我无非就是靠的断骨针?冤有头债有主,既然她敢杀我,也早就该做好觉悟要被我报复了吧,这些,她都没有告诉你,好让你能跟她共同分担一下吗?”



  能确定秋落倾城雪和旋律间似乎有一腿后,渺渺空弦音就似乎能想到旋律会不惜用尽一切手段都想对付她的理由了,这游戏里被美色冲昏头脑的男玩家一抓一大把,只是没想过旋律居然也是其中的一个。



  举座震惊哗然,渺渺空弦音这一番话蕴涵的信息量实在太大,他们竟然一下子也没有办法完全消化理解完毕。



  内测秋落倾城雪能轮白渺神是因为断骨针?!断骨针是什么东西?!还有,渺神在比武台上无缘无故地死了是被秋落倾城雪杀的?!



  首席大弟子死一次在这世界上都是大事,因为会影响门派战的态势,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段进行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