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姑奶奶的规矩才算规矩第1/2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快速报错

林西京边往回走边给杨之疆拨了个电话。



  “我在这边儿认识了个患有血液病的小孩儿,却钱缺资源。”



  林西京这样一说,杨之疆便明白了她的意思,幕和基金会有专门的儿童福利项目,无论是出钱还是联系高级医疗资源,都能帮得上忙。



  林西京不是圣母,对Andrew 也没什么好感,她只是觉得KK没必要承受这些。



  如果可以的话,林西京希望所有小朋友都有一个美好且快乐的童年。



  这也是林西京这么些年坚持公益事业的初衷。



  林西京独栋别墅和江印住的地方距离很近,她回去的时候,江印正坐在园子里的秋千椅上观察她。



  江印依旧穿了身白裙子,头发随便的散在一旁,有些像贞子。



  她朝林西京露出个瘆得慌的笑容,林西京朝她比划了个开枪的手势。



  剑拔弩张,不过如此。



  江印有些郁闷,她以为林西京再也不会回来了呢,还真是可惜。



  江慎拎着双鞋子走了过来,他半蹲下来,轻抚干净沾在江印脚丫上的草屑,“外面冷,不要不穿鞋就跑出来。”



  江印不以为意的笑了一笑,“可是鞋子会束缚脚的自由啊。”



  她借江慎的力站起来,在月光下翩然起舞。



  没有规律,没有韵动,但是很自由。



  江印初来江家的时候才七岁,而现在她已经三十一岁,她已经没有青春可言了。



  她在孤儿院的名字是什么来着,江印已经忘了,她只知道她是江家人。



  可江家真的把她当人看了吗?江老爷子待见她,只不过是因为她听话不会忤逆而已,孟厢寒不喜欢她,江遇安苏沁也不喜欢她,他们没一个好东西。



  好在,她还有江慎。



  江印七岁的时候,江慎还只是个两岁的奶娃娃,她真的好喜欢江慎,她想和江慎一起玩,但是苏沁却不愿意让江慎和她有过多的接触。



  她偷偷的攒钱给江慎买来的奶酪棒,也被保姆阿姨扔进了垃圾桶里。



  江印读六年级时,江慎才刚读一年级,江慎那时候很黏她,被人欺负了,他就去找江印诉苦,被老师夸了,他就把老师奖励的小红花送给江印。



  只是,江慎不喊她姑姑,从来都是直呼其名。



  江印读高三时,江慎才刚升进初中部。他会每天帮江印带午餐;会为了江印和隔壁学校的男高中生打架;会将欺负江印的女孩子们锁进学校的杂物室里锁一晚上,江印就仿佛是他的全世界。



  暑假时,江慎去找江印补习功课时,无意间撞见了江印换衣服的场景,两人皆是大惊失色。



  少女美好的身段落在江慎的眼里,成为了他的初启蒙。



  除去姑姑这一层辈分,江印更像是江慎的青梅,江慎的整个少年时期,都有她的参与。



  不知道什么时候,江印牵起了江慎的手,她在月光下和他一起跳交谊舞。



  他揽着她的腰,她扶着他的肩,每一次的舞步变换,都是一场华丽的续写。



  累了,她停下脚步,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



  当年那个小小的糯米团子,已经变成了比她还要高出许多的男人。



  江印鬼使神差的踮起脚尖,在他唇边落了一吻。





  除去姑姑这一层辈分,江印更像是江慎的青梅,江慎的整个少年时期,都有她的参与。



  不知道什么时候,江印牵起了江慎的手,她在月光下和他一起跳交谊舞。



  他揽着她的腰,她扶着他的肩,每一次的舞步变换,都是一场华丽的续写。



  累了,她停下脚步,抬头看着眼前的男人。



  当年那个小小的糯米团子,已经变成了比她还要高出许多的男人。



  江印鬼使神差的踮起脚尖,在他唇边落了一吻。



  江印知道江慎喜欢她,即使江慎从来没有向她表明过心意。



  “阿慎,我是不是变老了?”江印问他。



  江慎拨开她额角的碎发,别过头去,不肯看她的眼睛,“没有,你很年轻,也很漂亮。”



  江印笑了,笑容里带了几分不属于她那个年纪的天真可爱,“阿慎,你以后会嫌弃我吗?”



  “不会。”他回答的很真挚,“我发誓。”



  *



  翌日清晨,林西京收到了一束玫瑰,落款人是阿时。



  不是她喜欢的人送的,林西京随手丢进了垃圾桶里。



  孟厢寒见了,数落了林西京几句。



  林西京有些郁闷,在房间怏怏的躺了一上午,即使慕容时约来了江家,她也称病没有露面。



  小憩了片刻,林西京睡得很不踏实,恍然间从梦中惊醒。



  之后,她就看到了坐在梳妆台前的慕容时约。



  “谁让你进来的?”林西京穿着吊带睡裙,很不方便,她裹着被子去了衣帽间换了身便装。



  出来的时候,慕容时约还在。



  “我警告你,给我滚出去!”林西京动了怒,慕容时约进她的闺房进的来去自如,这让她很恼火。



  佣人们呢,保镖呢,那么多人拦不住一个慕容时约,是干什么吃的。



  慕容时约不焦不躁的模样与林西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老夫人让我来的。”



  “你不想知道我今天来是做什么的吗?”他卖了一个关子。



  “不想,你最好马上消失在我的视线。”



  “是来订婚的。”慕容时约笑得肆意,“准确的说,你现在算是我的未婚妻。”



  林西京嘴角牵起一个冰冰凉凉的角度,“做你大爷的青天白日梦呢!”



  没有当事人在场,她就稀里糊涂的被订婚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段进行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