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197:夜会六次,主副人格切换第1/3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快速报错

帝都大陈家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陈家唯一的孙辈继承人是个病人,他有两个人格,一个随父姓,叫陈野渡,一个随母姓,叫周自横,他们不知道还有彼此,他们的名字都来源于一句诗:野渡无人舟自横。



  在陈野渡眼里,父亲是个慈善家。在周自横眼里,父亲是个伪慈善家。



  听说,陈知礼的原配夫人原本怀的就是双生子,在他们没有出生之前就取好了名字,一个叫野渡,一个叫自横,但生产那天,陈知礼对妻子动了手,双生子只保住了一个,取名野渡。



  周自横是陈野渡十四岁那年独立出来的人格,而且不共享记忆。



  秦响来陈家的第一天,佣人就叮嘱过她,不可以去三楼。她点头,从不问为什么。虽然她是作为陈知礼的养女住进来的,但她对陈家并没有归属感,她是陈家的外客,她对这个家没有好奇心和探究欲。



  直到两个月后的一天。



  夜深人静时,楼上突然有声响。细听,像是有人在敲瓷砖,一下一下地敲,没有节奏地敲,



  像是某种求救的暗号。



  陈知惠定居国外,不常在陈家,在这个家里,秦响唯一还能说的上话的,除了做饭的凌姨,就只有陈野渡。



  凌姨说小少爷生病修养去了,不在家里。秦响没有问小少爷生的是什么病,她并不好奇,听说小少爷经常生病,还会间歇性失忆。



  第二天晚上,同一时间,零点三十二分,楼上又响了。



  第三天晚上,同一时间,零点三十二分,楼上再次传来响声。



  秦响听力太好了,在陈家又睡不惯,很浅眠,被吵醒之后,就再也睡不着,她听着楼上的声音翻来覆去。犹豫很久,她悄悄起床,看见凌姨从厨房出来,端着一碗粥上了三楼。



  秦响跟在后面,三楼的楼梯口装了一扇铁门,她看见凌姨用钥匙打开铁门,端着粥进去了。



  秦响不敢再跟上去。很快,凌姨又出来了,她没有锁门,她去楼下拿什么东西了。



  就看一眼,秦响这样说服自己。



  三楼有三个房间,其中一个房间的门旁边装了类似防盗窗那样的窗户,窗户的中间留有一个小窗口,尺寸只够两只手出入。



  房间里有个男孩子,背对着窗户,坐在地上,在喝粥。



  秦响走过去,敲敲窗户。



  男孩转过头来。



  他盯着秦响,满眼的防备,像一只随时都会冲过来扎人的刺猬。他问秦响:“你是谁?”



  秦响还没回答,听见楼下有声音,她看了看男孩,随后静悄悄地离开。她躲在了二楼,看见凌姨又端个房间的门旁边装了类似防盗窗那样的窗户,窗户的中间留有一个小窗口,尺寸只够两只手出入。



  房间里有个男孩子,背对着窗户,坐在地上,在喝粥。



  秦响走过去,敲敲窗户。



  男孩转过头来。



  他盯着秦响,满眼的防备,像一只随时都会冲过来扎人的刺猬。他问秦响:“你是谁?”



  秦响还没回答,听见楼下有声音,她看了看男孩,随后静悄悄地离开。她躲在了二楼,看见凌姨又端来了排骨汤,并拿走之前的空碗,重新锁上三楼的门。



  这是秦响第一次见周自横,但那时候,她还不知道他是周自横。



  次日的晚上楼上又响了,依旧是零点三十二分。这次秦响数了,他敲了三百零七下。凌姨依旧会给他送餐,依旧是放了香菜和肉的粥,还有山药玉米排骨汤。不过这次秦响没有跟着上去。



  再过一天,还是一模一样,零点三十二分、三百零七下、香菜肉粥、山药玉米排骨汤,所有程序很机械地在重复。



  其他人听不到吗?其他人置若罔闻吗?



  秦响少得可怜的好奇心终于被勾出来了,这天,她和那天晚上一样,她趁着凌姨去端汤的时候上了三楼。



  和第一次见一样,男孩在喝粥,看见她后把汤匙放下,灯光不亮,但他的目光很亮很亮,他真的很像一只刺猬,眼里总是带着扎人的锋芒。



  “你就是陈知礼新带回来的那个小孩儿?”



  他当时十八岁,觉得秦响就是个小孩。



  “你叫什么?”



  秦响虽然诧异,还是如实回答:“秦响。”



  这是秦响第二次见周自横。



  她当时不明白,为什么长着和陈野渡一样脸的男孩会问她叫什么,他的目光很陌生。



  他是陈野渡吗?



  隔一天,秦响又来了,和上次一样,只待一两分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段进行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