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大结局第1/4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快速报错

苏启骑着马,脚程快,比萧家派去的人先到了平昌侯府。



  萧恒刚好在府上,听说苏启来找他,便命人把他请了进来:“不知苏掌柜来,所为何事?”



  他知道苏启是谢锦衣的人,还以为是谢锦衣让他来的。



  苏启也不兜圈子,直言道:“萧大人,你们萧家在京城是皇亲国戚不假,但你们不能因为别人家的孩子跟你长得像,就抢过来当自己的孩子吧?”



  “什么?”萧恒一头雾水。



  之前因为李婉容的事,他跟他母亲闹得很是不睦。



  他母亲以李婉容不能生养为由,执意让他休妻再娶,他当然不会答应,为此,他跟他母亲闹得很僵,就连从南直隶回来,也没有回萧府去住,反而留在平昌侯府陪伴李婉容。



  李婉容身子虽然大好,却还是很虚弱。



  他不忍心让她回府,受他母亲的欺辱。



  苏启见萧恒是真的不知道此事,便把陈七娘以及孩子的事说给他听,萧恒听着有些尴尬,歉然道:“你放心,待我回府问明缘由,定会把孩子还给你们的。”



  说罢,他匆匆回屋跟李婉容说了一声,带着苏启回了萧府。



  安哥儿到了陌生的环境,啼哭不止。



  萧夫人哄不住,连马氏的外孙子狗儿也不肯搭理,只是一个劲地哭,拨浪鼓摔在地上,牛乳糕看也不看,把萧夫人急出了一头汗,急命丫鬟婆子去库房多找些玩物来哄孩子。



  萧恒一步跨了进来,黑着脸道:“母亲,您这是做什么?”



  “你可算回来了。”萧夫人忙把孩子交给马氏,擦了把汗道,“你快过来看,这是你的儿子,你没发现他跟你长得一个模样吗?”



  “萧夫人,天底下长得像的人多了去了,都是你们家的人吗?”苏启冷讽道,“夫人明抢明夺的,跟土匪有什么区别?知趣的赶紧把孩子还给我们,否则,我就要报官了。”



  “哼,你少拿鸡毛当令箭,你报官我也不怕。”萧夫人冷笑道,“你就是说破了天,这孩子也是我们萧家的骨肉,我没告你们拐卖人口是我宽厚,你回去问问那个陈七娘,她凭什么瞒着我们,带着孩子去了南直隶,那个歹毒的贱人,是不是想把事情闹大,然后利用孩子嫁到我们家来,你告诉她,让她死了这条心吧,我们萧家容不下那个贱人。”



  “母亲,您说什么呢!”萧恒黑着脸道,“快把孩子给我,我给人送回去。”



  其实他从来都没把孩子跟他联系在一起。



  他觉得他母亲是在无理取闹。



  “恒哥儿,你怎么到现在还执迷不悟?”萧夫人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萧恒,取下挂在安哥儿脖子上的长命锁,打开给他,“这是孩子的生辰八字,你好好想想,他的生辰退去十个月,也就是头一年的七八月间,你有没有跟陈七娘在一起?”



  萧恒打开长命锁一看,瞬间愣住了,若从生辰八字上来,这孩子说不定真的是他的……再看看安哥儿的眉眼,他心里顿时掀起了狂风巨浪,当初他是跟李婉容订亲后心情郁闷,才去的醉春楼喝闷酒,稀里糊涂地跟陈七娘春风一度,只是他做梦也想不到,他竟然让她有了孩子……



  “萧大人,我说过好几遍了,安哥儿真的不是你们萧家的孩子。”苏启并未理会萧恒的脸色,催促道,“若是你们再不痛快地把孩子还给我们,我们就不客气了。”



  说着,也不顾萧恒在场,动手去抢孩子。



  萧夫人自然不会给他,厉声叱责道:“你算什么东西,是要抢人吗?”



  安哥儿吓得哇哇大哭。



  “母亲,把孩子还给他吧!”萧恒冷着脸道,“这孩子不是我的。”



  “恒哥儿,你疯了吗?这孩子跟你长得这么像,怎么就不是你的?”萧夫人简直难以置信,从马氏怀里抱过安哥儿,抱,他心里顿时掀起了狂风巨浪,当初他是跟李婉容订亲后心情郁闷,才去的醉春楼喝闷酒,稀里糊涂地跟陈七娘春风一度,只是他做梦也想不到,他竟然让她有了孩子……



  “萧大人,我说过好几遍了,安哥儿真的不是你们萧家的孩子。”苏启并未理会萧恒的脸色,催促道,“若是你们再不痛快地把孩子还给我们,我们就不客气了。”



  说着,也不顾萧恒在场,动手去抢孩子。



  萧夫人自然不会给他,厉声叱责道:“你算什么东西,是要抢人吗?”



  安哥儿吓得哇哇大哭。



  “母亲,把孩子还给他吧!”萧恒冷着脸道,“这孩子不是我的。”



  “恒哥儿,你疯了吗?这孩子跟你长得这么像,怎么就不是你的?”萧夫人简直难以置信,从马氏怀里抱过安哥儿,抱到他面前给他看,“你好好看看,看看这孩子,他真的是你的骨肉,你好好看看他。”



  萧恒缓缓抬眼看着孩子,抬手摸了摸他的小脸,一把抱过他,抬腿就往外走,苏启亦步亦趋地跟了出去,萧夫人怒吼道:“来人,把公子给我拿下,我看谁敢把孩子抱走!”



  一声令下。



  萧府十几个家丁把萧恒团团围住。



  萧恒眼疾手快地把孩子递给苏启,大声道:“快走!”



  苏启抱着孩子蹿上屋顶,眨眼消失在夜色里。



  “快,快去追,快去把我孙子追回来。”萧夫人极其败坏地跺脚道,“那是我的孙子啊!”



  “母亲!”萧恒厉声道,“我和婉娘也不是没孩子了,您干嘛非要抢别人的孩子来养?我说不是就不是,难道我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认吗?如此混淆萧家血脉的事,您也能做得出来,您究竟想做什么?”



  “你,你个没良心的,有了媳妇,连你娘都不认了,你连家都不回来,你个不孝子!”萧夫人气了个倒仰,指着萧恒道,“你,你给我滚,我没有你这个儿子。”



  萧恒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安哥儿失而复得。



  陈七娘喜极而泣。



  抱着孩子一刻不肯放开,安哥儿见了她,很快沉沉睡去,两只小手还紧紧地抓住她的衣襟,陈七娘抱着他,泪流满面地跪倒在苏启面前:“苏大哥对我们母子的大恩,七娘无以为报,若苏大哥不嫌弃,七娘这辈子愿意侍奉左右……”



  谢锦衣眼前一亮。



  “只要孩子回来就好。”冷不丁听陈七娘这样说,苏启反而不好意思,扶起她,搓手道,“只要孩子回来就好……”



  陈七娘又给谢锦衣跪下:“王妃对七娘的大恩,七娘此生无以为报,来世做牛做马报答王妃,永世不忘。”



  “七娘快快请起,你我之间不必如此。”谢锦衣起身扶起她,抓起她的手放在苏启手里,“只要你过得好,我就放心了,咱们相识一场就是咱们的缘分使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段进行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