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第246章这个正妻是狠人(十五)第1/2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快速报错

“看人只看外貌是为肤浅,我喜欢的是姑娘的内在。”宋道远不紧不慢说道,眼眸中露着些许精光,与他平日做生意坑对方时完全一样。



  “我若长得丑不是给你丢脸?”泠栀也跟他杆上了。



  宋道远:“无论是江湖还是朝堂,我还是有几分面子的,随便你丢。”



  泠栀:“万一我挥霍无度呢?”



  宋道远:“云绣楼不说富可敌国,但说金银珍宝还是有那么几楼的,随意你挥霍?”



  泠栀兴趣更甚,“你不怕我已婚带娃?”



  宋道远想都没想,便道:“已婚可以和离,孩子我也会好好对待,若是你介意名分,我可以向当今天子求一道圣旨,你可以光明正大地娶两个夫君,我不介意大小。”



  泠栀:……



  这个世界的他,好像有点丧心病狂啊。



  “你这是道德的沦丧,不怕我被人指着脊梁骨骂?”



  “我来处理,谁闲的没事干,我便让她鸡犬不宁。”



  泠栀彻底无语了,他到底得是有多厚脸皮?这个世界他开始放飞自我了吗?



  [宿主,这个世界的相恋指数对象有点虎啊,莫名的霸道总裁气质是怎么回事?有没有一种全新的体验感?]



  ‘呵呵,虎?不存在的。’



  [小心你妻纲不振。]



  ‘再多说一个字,我让你先半身不遂。’



  37赶紧闭嘴,默默潜水去了。



  泠栀突然有个恶劣的想法,宋道远若是知道了她的身份是丞相的女儿,林樾的正妻,不知道会是什么样?



  泠栀默默摘下了面具,宋道远果然有些呆愣了,泠栀刻意把脸凑过去。



  嘿嘿,让你得意,这回吃瘪了吧。



  谁料下一刻宋道远便笑了出来,“丞相之女泠栀,这下连最后一点麻烦也没有了,你一定会成为我的妻子。”



  泠栀有点莫名其妙,“若我是一个农户人家是女儿,很让你为难?”



  “为难还不至于,不过是要说服一些人需要多花费一点时间,我等不了,我想让你现在就成我的妻子。”



  泠栀还真是有点不想提醒他一个残酷的事实,但是看他这股子兴奋劲,泠栀十分乐意泼他一头冷水。



  “我说,楼主大人,您是不是忘了什么,首先我这个正主还什么都没答应呢,你要是想强抢,我十分乐意陪你过几招,其次,即便我答应了,你还面临着要怎么搞定我娘家人的问题,你也知道,我出身相府,又有皇后陛下撑腰,即便是二嫁,若是委屈了我,他们也是不会答应的。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别忘了,我现在可是他人妇,若是没有和离便来往,那可是叫暗中苟且啊,我才不做这种蠢事。”



  [宿主,你的意思是,你不喜欢这个相恋指数对象?]



  不能吧,难道是这个宋道远的霸道属性和宿主相冲?以往宿主不是都很喜欢相恋指数的对象吗?



  ‘你瞎?’



  [啊?你是喜欢的?那你还提这么多要求?]



  ‘这能叫要求?这是事实,而且如果这么快就和林樾和离了,任务还想做吗?别忘了,不是所有任务目标都能像雪梦那样恋情还没开始就扼r />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别忘了,我现在可是他人妇,若是没有和离便来往,那可是叫暗中苟且啊,我才不做这种蠢事。”



  [宿主,你的意思是,你不喜欢这个相恋指数对象?]



  不能吧,难道是这个宋道远的霸道属性和宿主相冲?以往宿主不是都很喜欢相恋指数的对象吗?



  ‘你瞎?’



  [啊?你是喜欢的?那你还提这么多要求?]



  ‘这能叫要求?这是事实,而且如果这么快就和林樾和离了,任务还想做吗?别忘了,不是所有任务目标都能像雪梦那样恋情还没开始就扼杀在摇篮里了的,碰上王月儿这种没办法阻止的,只能在林樾的后院解决了。’



  [原来宿主这是深谋远虑啊,厉害厉害。]



  宋道远思考了一会,真的在认真思考泠栀所说的问题。



  “其实你说的这些问题里,苦难最大的就是你喜不喜欢我这个问题,其它的,你的娘家我有把握能够去说服。



  而林樾,只要你想,你随时都可以和他和离,林樾是个花丛浪子,他那样的人不会真正爱上你,而你也不会喜欢他那种货色,所以若是你想和离,我便有办法。



  至于最大的问题嘛,没有感情可以慢慢培养,再不济先婚后爱,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



  泠栀道:“万一这辈子我都不会爱上你,你还会选择等吗?”



  本以为这个问题会让宋道远有些难受,谁料他没有一点感伤或者担心,“相濡以沫是一种美好,一辈子做不成夫妻,便这样做亲密的挚友又未尝不是一种美好呢?



  你不爱上我,那也没关系,你若是担心外人的闲言碎语,那我们便以兄妹相称,以后我照顾你,你想做什么我便陪你做什么,即便你再嫁爱上其他人,我也会……尽量开心地送你上花轿。”



  [宿主,这种深情告白你不心动吗?以前那些相恋指数的对象你不是都相处得很好吗?]



  ‘心动啊,这么好的他,不心动才怪。’



  [那你不做点什么?]



  ‘你懂什么,这叫情趣。’



  37:……



  感情你就是在玩人家呗,渣女。



  泠栀看着宋道远那认真的模样,仿佛真的到了送自己心爱的女人上花轿那天,独自忍受孤独寂寞,让她那点恶劣的话都变得充满罪恶。



  “别那么可怜,太容易勾起我的恶念了。”泠栀掐了一把宋道远的脸,“这辈子,我不会爱上其他人,除你之外的。”



  宋道远呆愣了一会,他自小便聪明,第一次他觉得自己的脑子卡壳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段进行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