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 赏无可赏(2更)第1/2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快速报错

“赢了!”



  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回京都城,得知消息,满朝惊诧,一片喜悦之声,不管怎么样,到底是打了胜仗,拿下了一座城池,也算是出了口气恶气。



  皇帝自然是一番褒奖,声声夸赞,连带的还赏了忍冬一个诰命。



  虽是王妃,可到底不是册封的。



  有了皇帝的诰命,也算是皇家承认了,可其实,他们并不需要皇家的承认。



  “有靖王之风啊,郁王虽然年轻,但是本事过人,以三万兵马就攻下一城,可喜可贺。”



  “今日是个好日子,朕也高兴,郁王如此本事,想必今后会有接二连三的喜报传来,如此良将,实乃我大渊之幸,诸位,你们看给郁王加封亲王如何啊?”



  一句话,明明是天大的好事,但是朝堂之上一片沉默。



  靖亲王去世之后,大渊再无亲王,这靖王府真的是长盛不衰吗?承上启下,而今郁王也要加封亲王?



  这本也没什么,可是皇上对郁王的态度现在是在让人摸不清头绪,面上都好,可有些事却让人看出诸多端倪,名下不负当初,这封亲王到底是真心实意还是试探?



  能站在这朝堂之上的,没有几个是傻子,这片静默便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该不该顺着皇上去说。



  皇帝面对这一片沉默却并没说什么,眼睛转了一圈,幽声道:“也是,郁苏这孩子到底还是年轻了些,封亲王的事也不急一时,到时候慢慢商量了,否则,下次再打了胜仗,朕都不知道该赏什么了,行了,散朝吧。”



  皇上说完起身,背着手走下龙椅。



  最后一句话,让朝堂上的气氛瞬间凝固。



  明明是大捷的消息,下朝的时候,却是满朝寂静,所有人低头而行,没有往日的热闹。



  谁敢说话?呼吸声重一点都不敢。



  赏无可赏,这一句话出来意味着什么?离功高震主就不远了。



  一个臣子让皇上为难到没东西可赏了,这绝不是一件好事。



  皇上果然待靖王府不像从前了,皇上终于开始忌惮靖王府了,忌惮郁王了,这对大渊来说,也绝不是一件好事。



  将在外,君在朝,若是内外离心,这就是大患。



  皇上不是一个糊涂的君主,可他竟然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说出这样的话,说明这件事已经到了一定的地步。



  “哎!皇上到底是生了芥蒂。”



  老国公一回府就去了书房,和儿子两个人四目相对心事重重。



  “不说郁王,自皇上醒来之后,对咱们陶家,难道就向从前?君心难测,尽力一场逼宫,皇上对皇权的掌控之心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郁王摄政期间展现出的能力,也让皇上生了忌惮,或许,当初郁王出些纰漏,做的没那么好,而今皇上就不是这个态度了,身为君王,都不想承认别人比他更适合皇位。”



  “那当初那样的情况,郁王不竭尽全力,大渊就要乱啊,这点皇上心里应该明白的,咱们陶家也是忠心不二,皇上怎么能...”后面的话,国公到底是没说。



  老国公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或许是该给郁王提个醒...”



  “提醒什么,爹,提醒有用吗?您老比我还看不明白?皇上已事重重。



  “不说郁王,自皇上醒来之后,对咱们陶家,难道就向从前?君心难测,尽力一场逼宫,皇上对皇权的掌控之心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郁王摄政期间展现出的能力,也让皇上生了忌惮,或许,当初郁王出些纰漏,做的没那么好,而今皇上就不是这个态度了,身为君王,都不想承认别人比他更适合皇位。”



  “那当初那样的情况,郁王不竭尽全力,大渊就要乱啊,这点皇上心里应该明白的,咱们陶家也是忠心不二,皇上怎么能...”后面的话,国公到底是没说。



  老国公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或许是该给郁王提个醒...”



  “提醒什么,爹,提醒有用吗?您老比我还看不明白?皇上已经动了心思,难道要让郁王故意输给敌军?那到时候是不是又要治罪,郁王能做出这种事?为了一己之私,为了消除皇上的猜忌,郁王绝做不出来。”



  那可是拿着将士们的性命拼出来的胜利,不是动动嘴皮子的事。



  老国公又是一声叹息,“可这般下去,迟早要出事,君臣离心最是要不得啊。”



  谁不知道?皇上难道不知道,可皇上不还是...国公不说什么了,跟着摇了摇头,他们还好,现在没有军工压身,加上有郁王在前,皇上还不至于盯着他们家。



  “松山的事,你交代一声,盯着些便是。”



  假装没有发现皇上的人吧。



  “知道了,爹,您说,万一皇上真的动了心思要动郁王,那咱们...”真的袖手旁观吗?



  老国公抬手摆了摆,示意他别说了,这事不到哪一步,都不能妄议啊。



  其实是不敢,想想就害怕啊。



  难道,靖亲王不是皇室血脉,皇上就不能信吗?



  那朝堂之上,所有臣子都是外人啊。



  “老太爷,老爷,于老到访。”



  于老?



  “快请!”



  最近于老的声音很小,最近更是因身体不适没有上朝了,虽然皇后产下了一名皇子,且被立为了太子,按说此时于家应该风光无限,可事实并非如此。



  于家反而比之前更加沉静了,虽然大家都没说什么,但隐约也觉察出一些不寻常来。



  “于老身体不适,有什么事只管让人来说一声,老夫亲自过府便是,快请。”



  老国公亲自起身相迎。



  “老国公客气了,今日老夫稍好些,就当是走动走动,这老骨头不走动也不行,整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段进行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