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追踪而来的审判者第1/3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章节错误?快速报错

“韩先生,您太看得其石某了。中英两国谈判这种国家大事何等机密。我区区一个奉命行事的,压根不可能知悉其中具体谈判进程”石梁义满脸委屈的小声道。



“不过,我听渣甸先生说过,朱尔典大使对谈判的进度十分满意,事后曾多次称赞奕亲王深明大义,为国为民!”



韩宣武一听便知道英国鬼子分明是占了便宜还卖乖,不由嘲讽道:“哼!什么深明大义,不过是崽卖爷田的败家子罢了!”



石梁义一脸尴尬,不知怎么接口好了。



“理查德呢?”



“幸亏有韩先生您及时出手相救,渣甸先生已经并无大碍了。”石梁义换作一副感激不尽的表情,恭维道。



“嗯!”韩宣武无所谓的点点头。



石梁义见此情形,眼珠子转了转,小心的问道:“韩先生,您今天来天津码头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办?石某能否有幸,为您出手效力一次?”



韩宣武闻言赞赏的看了他一眼。心说不愧是生意人,这眼力价和脑筋就是比一般人强上很多。



“那艘邮轮的目的地是哪里?”韩宣武指了指海面上的郁金香号,语气平淡的问道。



石梁义马上回答道:“韩先生,郁金香号是一艘大型远洋邮轮,沿途经过上海,泉州,在香江停靠两天后,下南洋,走马六甲海峡,穿过苏伊士运河,最终目的地是英国伦敦。”



说到这里,石梁义又试探的问道:“冒昧问一下,您这次来天津码头,莫非是想登船远游?”



韩宣武点点头,笑眯眯的说道:“有事要去趟欧罗巴!”



他的语气十分淡然,说是去万里之外的欧洲,但让人听上去就像是去邻居家串门子似的,容易的很。



“原来如此,那石某就提前恭祝韩先生旅途愉快,万事如意了!”



“嗯!”



韩宣武刚嗯了一声,,旁边安吉拉忽然娇声道:“石经理,我们第一次来码头,不知道这郁金香号的船票要到哪个地方买呢?”



石梁义闻言脸上闪过一丝诧异。



在如今这年月里,从大斋前往欧洲的远洋邮轮一年也没多少艘,而郁金香号的船票在天津城十分抢手,早在半个月前就已经售尽了。



对于安吉拉这位大美人,石梁义万万不敢怠慢,急忙道:“郁金香号的船票虽然已经卖完了,但既然韩先生和您想登船。我三江商行自然责无旁贷。



请您二位稍等片刻,我去去便回。”



说完,石梁义看见韩先生微微一笑,心里异常激动,跟打了鸡血似的,转身急冲冲的向靠在岸边的汽轮跑去。



而就在石梁义忙着倒腾船票的时候,不远处,被围在人群中间的刘勋武也看见了韩宣武两人。



刘勋武亲眼目睹过韩宣武大发神威,也听说过这位爷可是奕亲王都请不动的大神。



见到这位神人来到码头,刘勋武只觉心脏砰砰乱跳,心里兴奋而又紧张。



他急忙推开旁边人,快步走到韩宣武面前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大礼,同时说道:“刘勋武见过韩先生!”



“刘大人,无需多礼。起来吧!”韩宣武自然认得刘勋武,而且对这人的印象还算不错。



刘勋武直起身来,面对韩宣武,他俨然拿出了面对上官的恭谨态度



“不知先生来此有何要事?”



“有事去趟欧罗巴!”



刘勋武闻言一愣,接着面露喜色,说道:“真是太巧了。下官正好也要被派去英国公干。莫非先生也是乘坐这艘郁金香号去往欧洲?”



韩宣武面色平静的点了点头。



“太好了,下官真是三生有幸,能和先生同坐一条船。此去欧洲,路途遥远。等到了船上,下官难免想叨扰先生几次。希望先生不要介意。”刘勋武面带红光,态度诚恳的向韩宣武请求道。



“我开旁边人,快步走到韩宣武面前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大礼,同时说道:“刘勋武见过韩先生!”



“刘大人,无需多礼。起来吧!”韩宣武自然认得刘勋武,而且对这人的印象还算不错。



刘勋武直起身来,面对韩宣武,他俨然拿出了面对上官的恭谨态度



“不知先生来此有何要事?”



“有事去趟欧罗巴!”



刘勋武闻言一愣,接着面露喜色,说道:“真是太巧了。下官正好也要被派去英国公干。莫非先生也是乘坐这艘郁金香号去往欧洲?”



韩宣武面色平静的点了点头。



“太好了,下官真是三生有幸,能和先生同坐一条船。此去欧洲,路途遥远。等到了船上,下官难免想叨扰先生几次。希望先生不要介意。”刘勋武面带红光,态度诚恳的向韩宣武请求道。



“我介意!”韩宣武语气平淡道。



“……”刘勋武表情一滞,瞬间变得无比尴尬。



咯咯!旁边安吉拉看到这一幕后,忽然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个…是下官冒昧了!还请先生恕罪!”刘勋武连连躬身行礼。



“嗯!”



韩宣武之所以拒绝,其实是为刘勋武好。



现在他想不通,等到韩宣武在欧洲闹出一场场轰动大事后,刘勋武回想起今天,会马上明悟通韩宣武刻意疏远的用意。



看着韩宣武的身影渐渐远去,石梁义这才直起身子,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转身准备离开。



这时,刘勋武正好看见石梁义挤出人群,屁颠颠的跑到韩宣武身边,边说边比划着,神情看上去挺得意。而韩先生竟然罕见的笑了笑,还伸手拍了拍石梁义的肩膀。



这让看在眼里的刘勋武既好奇又羡慕。



片刻后,等到石梁义恭敬的送韩宣武二人登上小汽轮。



刘勋武连忙来到石梁义的身边,满心好奇的问道“石经理,看不出来呀!你们三江商行什么时候和韩先生走的这么近了?”



“刘大人,你太好奇了!这在官场上可不是一个好习惯。”石梁义恢复了平常的傲气,淡然一笑,没有回答刘勋武的问话,反而居高临下的点拨了他一句。



随后,石梁义又从怀里取出一封信件,递给刘勋武,说道“这封信是理查德先生写给渣甸子爵的私信,刘大人若是到了伦敦,麻烦你转交一下。另外若刘大人在欧洲遇到了什么麻烦,也可找渣甸子爵,相信他会出手帮忙的。”



刘勋武先是一愣,随后立刻露出惊喜之色,他知道这与其说是一封家书,倒不如说是理查德·渣甸给他的介绍信。



对怡和洋行的强大势力,他在这次两国谈判中已经深刻体会到了。



只要有渣甸家族这层关系,他的欧洲之行必然顺利不少。



刘勋武连忙接过这封信,正准备收到手提包里,但随后又停了下来,似乎觉得这样不妥,于是取过一条手帕,将信件包好,小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段进行阅读!

章节目录